相关文章

南京火车站车库翻新用了劣质水泥 徒手可捏碎

使用劣质混凝土,路面凹凸不平。

路面要全部敲碎重铺。贾晓宁 摄

近日,南京站地下车库翻新工程负责人时经理拨打扬子晚报热线96096,自称轻信朋友介绍,使用了一家混凝土搅拌站的混凝土,对方的产品质量太差,用手就可以掰碎,导致工程在验收时无法交付。时经理表示,自己找到混凝土销售方商议解决工程上的问题以及赔偿事宜,结果对方打了28000元后就人间蒸发了。 扬子晚报记者 贾晓宁

混凝土块用手就能捏碎

扬子晚报记者赶到南京站地下车库出库口,发现一段段路面正在用电钻翻起。时经理拿起一块混凝土递给记者,“你掰,看看是不是比豆腐渣还豆腐渣!”记者接过混凝土块稍加用力,一大块混凝土块便碎了。

时经理说,今年5月8日,他通过朋友介绍从一位混凝土搅拌站负责人赵经理那里买了约120立方的混凝土,用来铺设地下车库出库口路面,价格为300元/立方。

路面铺设完成后,时经理养护了近1个月,然后进行试运行。没想到刚一运行,路面就出现了严重的“拉毛”现象。所谓“拉毛”,就是混凝土路面出现严重凹凸不平,记者在现场也看到,尚未被掀翻重修的路面,石子已经裸露在外,地面凹凸不平。

6月初,火车站对时经理的路面进行验收,然后要求时经理全部返工。“事情发生后,我找内行问过,混凝土像面块一样,就是强度不够,生产时偷工减料,这明显是混凝土搅拌站的责任。”

卖家赔了2.8万元后失踪

时经理负责的工程本来可以提前完工,结果由于返工,车库翻新工程肯定要延期。

时经理找到卖混凝土的赵经理,赵经理表示愿意付2.8万元,然后时经理在原来路面上再浇筑5厘米厚的混凝土,路面就能通过验收。时经理觉得这个办法可行,就同意了。

然而,时经理在重新翻修的过程中,发现车库路面已经出现塌陷,加铺5厘米厚混凝土的方案行不通,必须全部敲碎重铺。这样一来,费用要增加到4万元左右。

时经理再次找赵经理,却发现对方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,只能求助媒体讨个公道。“豆腐渣工程我不敢做,现在我必须找出这个卖劣质混凝土的,让他们对此事负责,并赔偿我的损失。”时经理告诉记者。

“黑搅拌站”冒充名企

时经理给扬子晚报记者提供了销货单据和搅拌站的地址,单据上注明:销货单位是南京建工搅拌站,上面还有送货车号和混凝土的强度等。

随后,扬子晚报记者找到南京建工集团,南京建工集团的负责人调查后明确表示,这个搅拌站的混凝土跟建工集团没有关系,这个赵经理冒用了建工集团的销货单。而且公司根据单据上的时间,对下属所有混凝土搅拌车进行GPS定位调查,建工集团的搅拌车当天没有到过火车站。“货单上的送货搅拌车属于私人所有,与建工集团没有关系。”

扬子晚报记者又来到住建管理部门,住建部门负责混凝土管理的科室负责人表示,送货的搅拌站根本没有在住建部门登记备案,肯定不具备生产混凝土的资质,是个名副其实的“黑搅拌站”。不过,由于管理能力有限,住建部门对于这种黑搅拌站目前很难查处和取缔。

厂区被停水禁止生产

昨天,扬子晚报记者找到了这家位于南京栖霞区龙潭街道的黑搅拌站。搅拌站大门紧闭,只有两辆汽车停在厂区里。对面一家企业的门卫透露,这家搅拌站已经停工很久,白天基本不生产,也没有员工。

扬子晚报记者又找到龙潭街道的相关负责人,负责人表示,这家搅拌站此前名为双宁外加剂厂,是一家混凝土粘合剂生产厂家,负责人就是赵经理。青奥会之前,这类高耗能、高污染、低效益的企业已经被当地开发区责令关停,企业也卖给了当地做建材的薛老板,改作搅拌混凝土。不过,目前企业尚未在开发区注册成功,应该属于停产状态。

街道相关负责人致电薛老板,但是薛老板表示劣质混凝土不是自己厂生产的。面对“到街道说明情况”的要求,薛老板推说此事与自己无关,是赵经理与别人的纠纷,不肯现身说明情况。

对此,龙潭街道吴副书记表示,现在这家企业没有混凝土生产资质,肯定不能让其继续生产。随后,吴副书记带领街道城管的相关人员,赶到该厂所在地,并找来水务部门负责人,对厂区进行了停水处理。吴书记表示,接下来会让城管部门24盯住该企业,绝对不允许企业再私自生产,之后调查核实清楚该企业的性质和存在的问题,会将该企业取缔出开发区。